欢迎访问黄山市财政局专题网站 -黄山市民生工程网

设为首页  | 加入收藏

首页 >他山之石

【群众话民生】千秋坝业

阅读次数:190 祁门县财政局 发布时间:2018-07-27 09:54:12
[字体:  ]
    正月初十,侄子结婚,我儿子给他联系了几位好友的轿车。结婚这天,迎亲的车从侄子的家门口,一路停到村口。怕影响其它车辆的通行,于是族家有人提议:“干脆把车全部开到河对面的坝上,那里摆放二三十辆车没问题。”其实,多数师傅的车刚停稳,旋即便开走忙其它事去了,只有儿子和两位亲戚的车,在人的指点下开到了坝上。

    早餐后,孙子和孙女缠着我带他们到坝上去玩。我想我自小在村里长大,从不知有什么坝上可以停放二三十辆车,正好趁此机会去看个究竟。走过联通东西两岸的一座新桥,桥西左手边就是村人说的坝上。坝上原来就是生产队一座偌大的加工茶叶的机房,去年下冬拆除了坍塌的机房,从桥头修建了一条长百余米的水泥坝,一直延伸到李家的上首。原来的机房位置加以拓宽,顺便建了一处舞场,以供村里人平时跳广场舞。村人还没习惯叫舞场,仍以“坝上”相称。

    左手孙子右手孙女的牵着,我爷孙三个在平坦宽敞的坝上漫步徜徉着。有村人遇我随口说:“这上面散步干净舒适吧?”我问他们,这条新修的坝有多长,花了多少钱。村人告诉说:“一百多米长。包括河道清淤,花了将近上百万。若不是民生工程,谁修得起。有了这条坝,今后李家一带的水田和房子再不怕涨大水了。我们应该给它取个名字叫民生工程坝。”

    从村民朴实的话语中,看出了他们对民生工程充满了感激之情。“是的,算得上是一项‘千秋坝业’。”

    “当老师的就是有水平,千秋坝业太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   当我随嘴说出这个四个字后,却陷入了无边的遐思之中。

    自北向南的岳水河,把我们潘村掰为东西两岸,潘王两大姓以前世居河东,河西习惯上叫作李家。整个村庄开阔平坦,然而地势明显呈现出东高西低。每年到了汛期下大雨,河东人家可以高枕无忧睡大觉,河西李家却是提心吊胆彻夜无眠。李家门前有畈水田,常见稻子来不及收割上岸,就遭洪水破堤肆虐践踏,欠收无收成了常事。李家两十户人家的住房,也难免遭到洪水的浸泡与洗劫。常听长辈说,民国二十三年那年,洪水曾漫过李家有的人家门楼,所以李家的老房子背面靠山家家都开有一扇门,备着一架天桥,随时逃生之用。

    五八年大跃进时代,以大队为生产单位,抽调了精壮劳力在李家上首到桥头沿岸砌了一条长长的土石坝。普通的大水是被挡住了,特大洪水还是时常滚过石坝,冲毁良田,将猪栏、茅厕里的污物冲进农户家中。洪灾过后,有人不是爆发传染病,就是生毒疮。

    一九七六年的夏末,我和队里另外两男劳力夜里在李家看仓库,一夜的倾盆大雨,化作了滔滔洪流。在李家成年人的帮助下,我们将河西桥头机房外晒场上的晒簟抢回仓库后,洪水就跟着我们的脚跟,漫到了仓库门口。我们来不及多想,马上又将晒了半干的五六千斤稻谷,拼命地往楼上搬。当清扫完最后一畚箕稻谷,洪水开了闸门似的哗的一声漩进了仓库,不到两分钟仓库浸水三尺多深。

    我们看仓库的三人被李家成年人集体主义精神所感动,接着也分头去他们家帮忙。我摸着墙进了村头一家的腰门,只见涌进门的洪水打着旋涡,将屋里的地板、桌椅板凳噼里嘭咙翻了个边,屋里漂起了一切可漂浮的东西。小孩妇女早已上了楼,家中男人提着马灯,守住开着的门(据说开着门洪水不会冲塌墙跟),不让漂在水上的家具被卷走。等到第二天洪水退去,李家门前那一畈未收割的糯稻全趴窝了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洪水,第一次体验到洪水猛兽的威力,第一次意识到人在自然破坏力面前的悲哀。

    那时,我曾想,村人为什么不去把河边的那条土石坝加宽加高呢?因为那时人们的肚子没有饱来日,哪有力量去顾及基础设施。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又过去了二三十年,李家门前那条百孔千疮的石坝,依然未能得到维修。有田的人家,只在自己水田靠坝的那头,挑些石头,大洞小补。只是补一次洪水冲毁一次,田里的庄稼到头来是白白辛苦一场。

    前些年,我每每回到家乡,最不忍见到的是,河流改道失去了原样,垃圾堆满河滩。一场大水过后,两岸的树杈上挂满了破布及白色塑料袋,仿佛招魂幡,看了令人作呕寒心。村里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挣回了大把的钱,只知用于拆老房建起新楼房。尤其是地势偏低的李家,家家新屋地基都升高了一米多,洪水可以滚过石坝,可以冲毁稻田,却再也进不了他们的家。这种小处精明,大处麻木的小农意识,是不是各个农村都是如此?

    在侄子结婚的大喜日子里,当我牵着孙子孙女行走在村中坝上时,再也没了从前的那些忧心忡忡,患得患失了。坚固的水泥坝,又高又宽,非昔日低低的土石坝所能比。坝里,有一条村村通的水泥路,隔开着一溜崭新楼房与一片绿油油的油菜田,今后不用担心洪水冲毁稻田了。坝外,河床得到了彻底清理,已经恢复了原貌,岸边绿树倒映在清澈的河水中。坝下新建有两排洗衣埠,一排村妇蹲在河埠头洗衣刷碗,快乐的聊天。孙子和孙女朝坝下引颈望去,孙女说:“我看见水里有小鱼游着哩。”孙子附和着说:“我也看到了,有许多的小鱼儿。”我抓牢他俩的小手,没有去追寻鱼影,看着脚下的千秋坝业,时而举目四望,处处是民生工程给农村带来的希望,给农业和农民带来的实惠。

    (祁门县历口中心校  潘彦靖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